眉骨

君心似我(下)

连上(≧▽≦)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节操的分割线(/≧▽≦/)

    恍恍惚惚地睁开沉重的眼皮。
    这是哪儿?出于一个顶级杀手的自觉,床上一头金色乱发的青年猛地惊醒过来,朦胧的睡意被猫一样的警觉所替代。
   快速检查全身,very good,大大小小的伤疤被处理地很到位,包扎也很细致,看来不用重新反工了。
   只是…谁帮的我?
   犀利地打量着四周,思维飞速运转。
   黑白一体的装修风格,简约低调,居家的风格,透着淡淡的柔和,干净整洁。
   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?!
   记忆的碎片只残余下用枪抵着赤井脑门的画面,最后一丝意识感觉到有人把自己抱了起来……
   真的,很温暖。
   隐隐约约鼻子抓住了一丝烟草香气。
   这是…软七星…?
   侦探般洞察秋亳的神经反映给大脑中枢:
   1.我在马上要结果赤井的时候疼昏了。
   2.赤井秀一抱起了我…(这个混蛋!)
   3.赤井秀一帮我包扎伤口
   4.我现在在赤井秀一家
    ……
   有人在拧动门把手,青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新窝进了被窝里。
   呵呵,为了避免这份尴尬,装睡是最好的选择。
   赤井轻轻进入房间,尽量不惊醒某"熟睡"的病号。
   走到床边,笑意不受控制地从嘴角蔓延开来,扩大,再扩大。
    "零,你醒了么。"
    这家伙,用这么肯定的语气干什么!真讨厌啦!降谷零默默在心中腹诽。
    硬是慢慢从被子里探出金毛茸茸的小脑袋,精致的脸上满是没睡醒的迷惑,大大的美丽紫色眼眸里盈满了水汽,长长的睫毛弯弯,乖巧地在卧蚕处投下好看的阴影。
    迷茫地望着赤井,还无意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。长长的睫毛翘了翘,像小猫咪不安分的爪子在心上挠啊挠。
    挠得人心痒痒。
    硬生生按捺下自己心中不该有的蠢蠢欲动,只是揉了揉青年金色的发丝。
    手感还不错。赤井无意间又勾起了嘴角…
    很好…很好…敢把我的头当猫咪头揉。要知道,老虎也是猫科动物…呵呵…降谷零怒极反笑。
    默默在心底又给赤井秀一记了一帐。
    “那个,我有点饿了……"抬头无辜地望着某狼,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渴求…
    怎么又开始卖萌了…完全没抵抗力啊…
    认命起身向厨房走去,此刻FBI神枪手人人敬仰的高岭之花赤井秀一竟被一个金毛小子差遣。
    真掉分…
    不过我不介意。
    等到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门的拐角,降谷零精致的脸上浮现出阴笑。
    呵呵,坐以待毙,安心被宿敌照料,可不是我波本的风格。
    这一次你救了我,但苏格兰那一命,我还是要找你要回来的。
    那么,以后见吧。赤井秀一。
   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警校第一名,不过区区几分钟的时间便把所有都打点清楚了,镇静地拧开了一楼的门把手。
    正当脚要踏出门外时,温柔又霸道的气息从背后包围了他。
     糟糕,怎么又是他……(真TM阴魂不散)
    "零君,就这样丢下自己的救命恩人不顾,偷偷溜走可不是君子所为喽~"
    偷溜不行,那就硬闯好了!
    一招凌厉的攻势袭来,直直扑向面门。
    赤井快速闪躲了过去,神色严肃了几分。
    那招丝毫没有顾及情面,要不是躲的快,脸就肿成了猪头…
    又是一记好拳,赤井不再开玩笑,认真地化解降谷零君层出不穷的杀招。
    不忍心出手伤他,只能智取了。
    赤井不动声色地靠近降谷,舌头快如闪电咬住了他的耳垂,舔了舔…
    "滚!"降谷零心跳慢了半拍,手上的招式也收了几分,呼吸都乱了。
    逮住这个难得的好机会,一双有力的大手如迅雷般握住了白晳纤细的手腕。
    平日的镇定冷淡的眸子里盈满了惊慌失措,面色苍白如纸,身子不住地往后缩着,有轻微的颤动。
    一定是吓到他了,赤井张开双臂温暖着瑟瑟发抖的人。
    下一秒,降谷零就收好了自己的激动情绪,大力推开赤井的怀抱,又恢复了冷清的模样。
    "够了,这次谢谢你。我的事,就不劳您操心了。"那是属于波本的冷静气场。
    "我要走了"说罢脚步便踏出了门外,没有半点留恋。
     "你不好奇吗?零君,为什么我会救你?"
     降谷零不动声色地停下了脚步。
     为什么呢?他也很想知道。
     救自己的宿敌。
     "零。"他的声音坚定而温柔。
     "早在组织的时候,我关注到了你。当时你还是代号为波本的顶级杀手。和琴酒做了情报交换后,得以和你同在一组制行任务,我被你吸引了,那种盯上猎物的兴奋刺激。后来,经上级指示杀害了苏格兰,对于他,我至今感到抱歉。"
      降谷零的身影似乎有些动摇。
      "后来,我变成了冲矢昴,在波洛咖啡厅再次遇到了你,从那个时候,我就清醒地意识到,我已经深深迷恋上了你阳光一样的笑容,像罂粟,致命的迷人。我发疯地嫉妒,嫉妒每一个沐浴你纯真笑容的人。因为那样美好的笑容,大概永远也不会面向我吧。"
      "铲除组织时,我一直找借口跟在你身后,你应该早就注意到了吧。我怕你离开我,要是你走了,我这条命,能交给谁呢?"
      降谷零背对着他,一动也不动。
      "零,I love you."
      "我想说的话说完了,如果你还是恨我,那就拔出你腰间的枪,给我做个了结吧。"
      他的脸上挂着无悔的笑,那是美好到极致的温柔,宠溺地让人心碎。
      真是个疯子啊,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。原来一心想要杀了他为苏格兰报仇,可就是下不了手。也许,我对他,也不是完全的恨吧。
     不得不承认,我也爱上了那双墨绿的眸子。
     也许我们…可以试试看……
     默默走到赤井身边,降谷零轻轻在他耳边絮语:"大混蛋,我原谅你了。"
     献上一枚大大的微笑,灿烂的如同饱满的向日葵,招摇着金黄的花瓣,追逐着太阳的方向,把大把大把的美丽播撒在希望的原野。浓烈纯粹到极致。
    爱如花,灿烂在生命里,调成最鲜艳的那抹亮色。
    You can lean on me.
        (你可以依靠我)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但愿君心似我心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定不负卿相思意。

(≧▽≦)撒花撒花
年关将近,要不要来点刺激的嘿嘿嘿嘿嘿嘿嘿嘿(*^ω^*)
并木有完结哟~
还有小甜文呀小段子什么的(≧▽≦)
祝大家新年快乐(≧▽≦)
么么哒~(≧▽≦)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
君心似我

背景设为组织铲除后秀透两人了结私人恩怨然后打着打着就tsxrycgivobo(无节操OOxx。。。写不写看心情(≧ω≦))新年伊始(≧▽≦)!看官们留个爪哇~
好啦~祝看文happy!(*^ω^*)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是节操分割线(/≧▽≦/)

    残阳如血,阴风悄然回旋在废弃工厂里的每一个角落,纷飞,回旋,膨胀。夕阳的余晖隐没在层层叠叠的云翳里,明明渲染上的是赤红的暖色,入目却是触目惊心,点点渗出逼人的寒意。
    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,静地吓人,耳畔只余阵阵风声刮响,肃杀的压抑气氛侵入鼻腔,再漫入咽喉,令人窒息的压迫感。
    "呯!"一声枪响突兀地响彻云霄。
    "永别了,Gin。"清亮但又带有几分嘶哑的声音回响在狭小的废弃阁间里。
    像一只嗜血的孤狼,狠辣决绝。
    门前悄然出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,冷漠地倚在门上,用墨绿的眸子淡然观望着这一切。
    浅金色头发的主人无视门口的一尊大神,面无表情地把枪重新塞回去。
    "来这儿干什么,FBI早就收队了吧。难道几只贼鼠般的叛党余孽你手下还收拾不干净?"青年嘴角扬起轻蔑的阴笑。
    "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,波本。"男人的声线醇厚又不失力度,听不出丝毫起伏。
    "呵。"青年笑得更灿烂了,可是那双澄澈的紫色眸子里结满了冰霜,不带任何温度。
    "赤井秀一,你想早点死吗?很好,那我成全你。"
     掏枪,对稳,瞄准,上膛。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。
     完美无缺。
     精确地对准了男人的眉心,分寸不差。
     正要扣动扳机时,阴差阳错地对那那双墨绿的眼眸。
     那样深邃辽远,像一潭湖水碧浪无边 。
     整个人都要被他的眼神吸了进去。
     鬼使神差地扣不下扳机,手臂似有千钧之重,恰恰在这时软绵无力。
     该死。
     腰间的枪伤还没好透,肩上刚添的血痕还未干,小腿上汩汩流出的新鲜血液像恶毒的蛇,在皮肤上游走盘旋。
     阵阵尖锐的疼痛如潮水般袭卷而来,霸道地侵占了残余的意志。
    纵然是神一样的白色恶魔波本,也不由得白了脸色。
    恍惚间一双温暖的大手覆上来,不容抗拒地抱起了受伤脆弱的人儿。
    谁让你碰我了……迟早…要杀了你……
   
    当卡迈尔和一帮FBI赶到这里的时候,赤井秀一什么也没说,只是抱着怀里的人快速跳进了车,扬长而去。
    咦?老大有急事吗?!
    怎么怀里还抱着个人儿?!
    挺温柔的还!嗝…公主抱?!!
    那个…不就是不停追杀老大的家伙吗?!
    是个男的?!老大好这口?!!
    画面太美不敢看……
    一群人留在原地浮想连翩。(大开脑洞)
    "行了,赤井老大都走了。收队!"
    残阳余晖散尽,正是华灯初上。

(≧▽≦)!上篇完成
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~么么哒(*^ω^*)